第01版:要闻 4下一版
 
标题导航
首页 | 鄂东晚报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不破难关誓不休
——白莲河库区生态保护绿色发展的探索实践之二

    记者 刘彦友 陶带斌 通讯员 陈文娟

    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白莲河库区环境乱象形成的原因错综复杂,彻底整治涉及的矛盾多、困难大、任务艰巨,没有坚定的决心和坚强的执行力,还一库清水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令人欣慰的是,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和涉库三县干部群众的全力支持配合下,这场攻坚战面临的一道又一道难题,逐一得以破解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观念突围的攻坚战,又是一场冲锋陷阵的攻坚战。

    突破“关键少数”

    2014年9月12日,市委书记刘雪荣又一次来到白莲河,他脑海里装着一份明晰的库区治理清单:5万多亩水葫芦要打捞,1800余处“人造”土、网库汊、11000多口网箱、2300多个有害业司要拆除,300多家畜禽养殖场要搬迁。

    面对涉库三县县委书记和市直有关部门负责人,刘雪荣现场部署打捞、拆除、搬迁“三大战役”,分解责任目标和任务分工,要求两个月取得明显进展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刘雪荣如期而至。当看到大面积的水葫芦仍在暴长、大量“水围子”仍然存在时,他神情严峻。

    领导干部是“关键的少数”。“关键的少数”不动,局面如何打开?刘雪荣严肃地强调:白莲河治理不力,就是对绿色发展理念贯彻不力,要从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的高度认识问题!

    县委书记和局长们触动了,扛着责任目标的层层干部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浠水、罗田、英山三县党委、政府迅速行动,组织强有力的工作专班,对库区周边1公里内畜禽养殖及工业污染进行全面整治,共筹措5000多万元用于搬迁补偿。

    库区周边乡镇、村组干部分片包干,进村入户宣传发动,耐心细致地做水面养殖户的思想工作,动员养殖户拆除水面养殖设施。

    白莲河库区综合整治的总攻号角全面吹响。

    征服“头号杀手”

    繁衍多年的水葫芦,是直接导致水库水质污染的主要生态灾害。

    2014年下半年,打捞水葫芦成为白莲河工程管理局水面综合整治的重点任务。在涉库三县党委政府通力配合下,经过一年的艰苦努力,采取上下联动、多头并举的办法,投入大量人力、物力和财力,共清除水葫芦近5万亩,水葫芦生态灾害得到有效遏制。白莲河水库由被人戏称的水上“大草原”,恢复为碧波荡漾的山水画卷。

    9月7日,谈起当初“围剿”水葫芦的经历,白莲河工程管理局局长方振华感慨不已:“浠水水域的水葫芦打捞,两次向社会招标,结果两次流标,可见难度之大。”

    方振华还说起一件事:刚到任不久,好不容易争取到一个客商前来考察投资,客人站在水库大坝上,唯见水葫芦铺天盖地,茫茫一片,看不到水面,眉头紧皱,回去以后再无音讯。

    确定自己打捞水葫芦时,才感觉难度“超乎寻常”。面对成片成片的水葫芦,全员上阵的管理局干群一筹莫展。买来的竹竿、绳索只能将水葫芦缚住,不任其自流。要想将成片的水葫芦牵引到坝边打捞上岸,还要借力北风。夏秋之交的库区北风实属罕见,他们就时刻关注风向变化,静心守候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在观察掌握北风来去规律后,他们赶紧抓住时机,把成片成片的水葫芦顺利牵引到库边。事后统计支出,白莲河工程管理局仅购买打捞船、竹竿、绳索就花费近300万元。

    没日没夜地干。饿了,啃袋方便面;困了,驳船上打个盹——这是白莲河工程管理局干群打捞“水葫芦”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最艰难的攻坚战莫过于库区“水围子”的拆除。这些投肥养殖的“水围子”,日积月累造成水体富营养化,严重污染水质,加速水葫芦繁衍,与水葫芦共同构成水库水污染的“头号杀手”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30多年靠水吃水,一些养殖户从分割水面养殖中得到可观利益。尽管制定了补偿政策,他们仍不愿退出。不愿退出就会有抵触情绪,有抵触情绪就难免会不理智。 

    白莲河工程管理局综合执法支队支队长李志有写工作日志的习惯。信手翻来,看出了个中艰辛—— 

    2014年10月,支队7天拆除迷魂阵、灯光网2300余处,经常遭遇围攻,又现场值守10天,防止反弹; 

    2015年2月,开展10天专项护鱼行动,阻止非法捕捞10余起; 

    2015年5月5日,12名队员夜间巡逻,发现两条船非法捕捞,上前制止,不想捕捞者召来同伙10余人。队员余育生正用手机拍摄取证,就听有人高喊“打那个照相的”,话音未落,半块砖头狠狠地砸在小余右额上…… 

    综合执法支队刚成立的那一年多,是最艰难的时光。由于不被执法对象理解,执法队员常常受到不明真相者的攻击。虽然执法队员人人带伤,但他们保持最大克制,依法依规处置,不徇私、不畏惧、不退缩,用心宣传法规政策,用情感化执法对象,用力维护法律尊严,最终将水库水面的“水围子”全部清除。 

    凝聚“生态共识” 

    “以前,水面上网箱、网闸到处是,水葫芦数不清,下水游泳后,身上起丹、发痒,现在好了,‘岔到’游。”9月6日下午,浠水县绿杨乡朴树村村民周盛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地说。 

    白莲河水库的环境整治成果让周边群众看得见、摸得着,津津乐道。 

    铁腕整治后的白莲河恢复了昔日的芳容。2015年底,库区水面由92米上升到102米,水库水质基本达到二类,人畜饮水安全有保障,恢复人放天养的鲜鱼产品畅销市场。 

    这一全新的局面,凝聚了浠水、罗田、英山三县广大干部群众由“生态共识”转化为“生态行动”的辛勤汗水和艰苦努力—— 

    实施库区环境综合整治以来,三县各级各部门严格按照市政府要求,加大水库周边环境整治力度。英山县大力度整治、整合石材加工企业,严格废水废物排放监管和畜禽养殖场整治,城区上游河道实行常态化垃圾清理打捞;罗田县对畜禽养殖场环境进行督办整改,建立城乡垃圾集中处理机制;浠水县拆除了所有涉库畜禽养殖场,关停了涉库矿山、石材加工及重污染企业。 

    去年,黄冈吹响了“雷霆行动”的号角,向破坏长江生态的顽疾宣战。今年,黄冈打造“雷霆行动”升级版,新增白莲河水库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等五大专项整治行动,倒逼白莲河库区环境整治再加力度、再上措施。 

    白莲河工程管理局全力配合涉库三县开展整治,派出三个工作专班,分别由副局长龚致光、王星瓷和工会主任蒋海明带队,进驻整治岸线较长的罗田匡河镇、浠水绿杨乡、英山方家咀乡,协同作战,共克难关。 

    水库整治重点在罗田,罗田的重点在匡河。思想是行动的先导,匡河镇党委、政府首先从提高干群对库区整治工作的认识入手,镇长闻静率班子成员到浙江千岛湖考察取经,回来后组织宣讲团在全镇巡回宣讲政策,成立专班开展专项行动。闻静说,推动这项工作开始有很大阻力,很多人想不通。现在,越来越多的库区干部群众逐步形成共识,库区环境整治虽然牺牲了一些眼前利益,但换取的是永续长久的生态红利。 

    匡河镇在整治行动中的亮点可圈可点—— 

    积极争取罗田县委县政府支持,县“四大家”领导全员参与,每名领导包保一个重点村,包渔民“上岸”,帮渔民转型。县委书记汪柏坤帮张家河村建起花卉基地;副县长秦新平帮古庙河村发展农家乐。 

    原镇经委办干部邹国学退休后接受镇政府返聘,专职从事整治协调工作。他是土生土长的库区人,亲戚朋友多,出面协调矛盾许多村民都给他几分面子。但也有人嘲弄他:“你一个退休干部不呆在家里享清福,到处跑么事?回去拿你的退休工资撒!”邹国学总是不厌其烦,耐心打感情牌、亲情牌,调解矛盾,争取乡亲们支持理解,保障整治工作按期推进。 

    英山县方家咀乡全乡3.1万人,库区村占近2万人。乡党委书记段水平是位女同志,抓工作凭女性特殊的韧劲征服了一个又一个拆违对象。为了做通一位索要高额补偿拆违户的思想工作,她和乡拆违专班干部先后上门14次宣讲政策、交心谈心,最后一次与该拆违户谈到凌晨3点。或许是感动于段水平的诚心和耐心,在拿到政策规定范围的补偿时,对方终于答应拆除。段水平说,在开展“雷霆行动升级版”整治行动中,方家咀乡已拆除土库150座,还有7座待拆。目前,无一例越级上访事件发生。 

    浠水县绿杨乡在白莲河水库沿线有15个村,岸线全长近20公里,占整个水库岸线的1/5。乡党委书记程海斌介绍,2102—2013年的全面取缔袋子网、迷魂阵、拦河大豪等有害业司,率先全面完成取缔任务。2014—2015年开展库区环境综合整治,绿杨境内有畜禽养殖整治、水面养殖整治、矿山石材整治和环境卫生整治四大任务,全面完成。2016—2017年主要任务是开展“雷霆行动”,解决库区环境综合整治的遗留问题,绿杨的任务是取缔土拦库汊、哨所、违建和“三无”船只,势头正劲。 

    程海斌说:“治理前,白莲河水库是水葫芦密布,水像酱油。现在,是一库清水。” 

    库区治理前,水产养殖业一直是涉库三县两乡一镇的支柱产业。开展库区整治,库区渔民最初或许想不通,但随着库区生态环境的日益改善和绿色发展大潮的扑面而来,他们的想法也会与时俱进。因为他们懂得一个简单的道理,水库像人一样,生病了就要治疗,治好了才有健康之身。 

    经过全科“医生”的精心治疗,患疾多年的白莲河水库恢复了“健康”,浇灌千山万水,造福百万人民。 

    如今的白莲河水库,犹如一朵盛开的白莲花,装点着库区人民的致富梦;她更似一颗璀璨的明珠,闪耀在广袤的鄂东大地上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建议使用IE6.0 以上浏览器  1024×768分辨率
主管:中共黄冈市委宣传部 黄冈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:黄冈日报社
黄冈日报社(WWW.HGDAILY.COM.CN)版权所有 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