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版:新周末 4下一版
 
标题导航
首页 | 鄂东晚报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7年08月12日 星期六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大写的“吉健”
——孝星丁吉健行孝故事

    罗与之

    罗田县河铺镇有个独珠河村,村里有户丁姓人家,生有一子三女,儿子取名“吉健”,寓意吉祥健康,大女儿和二女儿已经出嫁,小女儿名叫“素兰”,意为朴素如兰。吉健和素兰兄妹俩品学优良,都是班上的尖子生。两个孩子的班主任每次见到来校送米送菜的丁父,总是竖起大拇指夸奖,接着说,“准备钱吧,重点大学的校门朝着丁家开了。”丁父也偷着乐,干起活来特别卖力,生怕耽误一刻功夫,农忙时忙着庄稼,农闲时忙着打工。尽管如此,一想到两个孩子读书这么争气,将来定会有一个好的前程,就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。

    这天,丁父正在畈上摘板栗,眼见筐子装满了,便起身打算搬回塆子里,一挑,感觉浑身乏力,不但担不上肩,而且还重重摔了一跤。怎么回事啊?丁父想努力挣扎起来,只觉眼前一黑,一头栽倒在地。丁父苏醒过来,已经是三天之后。他见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手上插着针头,输液管正在向下滴着药水。他才明白自己病了,而且病得不轻。

    丁父发现子女立在身旁,显然很不高兴,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是谁叫你们回来的?耽误了功课么办?”吉健说:“爷,医生说你今后再不能干重活了,要好好在家养病!”丁父说:“我这病没什么可怕的,大不了躺三五天就好了。你和妹妹还是安心念书吧。”

    吉健便跑去缠着医生问这问那,医生悄悄告诉他说,你父亲是重病,偏瘫,凶多吉少。就你家这状况,怕是无钱医治的。

    吉健跑到楼梯角痛哭了一场,随后抹了抹眼泪,回到病房,紧紧抓着父亲的手,噙着眼泪说:“爷,我想……我想不上学了!我要去打工,挣钱替您治病,供妹妹继续念书!”

    丁父想挣扎起来,但没有成功,双眼盯着儿子,面带愁容,有气无力地说:“你疯了吧,还不快快和妹妹一起返回学校!”

    丁父的病,很快花光了家里积攒多年的钱,家里已一贫如洗,这副家庭重担谁来扛呀?

    丁吉健婉言谢绝了学校老师的苦苦挽留,毅然决然回到了家里。哪知妹妹素兰也在同一天回来了,吉健一见火冒三丈:“你跑回家来干什么?”妹妹毫不示弱,反问哥哥:“你跑回家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仍卧病在床的丁父见状,泪流满面地说:“孩子,爷对不起你兄妹俩!但都得听爷的话,上学去吧!”

    丁吉健快步来到床前,双手抓着父亲枯枝般的手掌,噙着眼泪说:“孩儿不孝,这个就不听爷的了。我要打工挣钱去,替您治好病,让妹妹安心念书!”

    素兰也立在床前,泣不成声地说:“爷,哥的成绩比我好,将来考上重点大学没问题。再说,我也读了十年书,已经很满足,整个村庄,我也是读书最多的女孩。还是让我去打工挣钱吧!”

    现实问题明摆着:老伴中风卧病在床,要人服侍;自己又患重病,家里缺了个顶梁柱,眼见就要垮塌了,由谁来支撑呢?丁父仰望着梁上的层层布瓦,久久不能言语。如今兄妹两个继续念书,明显不现实,若双双辍学回家,就没任何指望。倒不如退学一个成全一个。可是牺牲谁呢?有道是手心手背都是肉,儿子女儿都是亲骨肉,兄妹俩都不能辍学,都不能啊!

    兄妹俩仍在争论谁读谁回,互不相让。丁父见状,痛苦地说:“是爷不好,拖累了你们兄妹。既然如此,我来写两个阄,一个写着‘读书’,一个写着‘打工’,谁拈着‘读书’,就必去上学,不得反悔!”

    吉健和素兰见争辩无果,只好听凭父亲的决定了。丁父叫吉健拿来纸笔,将白纸裁成两个小方块,然后在上面写上字,再揉成一团,捧在手心,晃来晃去,然后摊开掌心,坦露出2坨蚕豆大的白纸团。吉健示意妹妹先拈,然后自己才拈。当素兰噙着眼泪打开那坨纸片,只见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两个字:“读书”,顿时痛哭流泪:“不,还是哥哥去读吧,他比我更有前途!”吉健乘机将纸团塞进嘴里,强咽下肚里。此时素兰似有所悟,缠着要看另一个纸团上面的字,无奈哥哥已吞进肚里,只好作罢。送妹妹返回学校后,丁吉健服侍在父亲的病榻前,只听父亲喃喃自语地说:“我在阄上,分明都写的是‘读书’两字呀!”吉健含着眼泪笑道:“我哪不知,只是害怕妹妹识破,不肯读书,那才坏了事。”

    自此以后,罗田一中的老师们发现,每月出现在学校为丁素兰同学送来伙食费的已经变成一个小伙子,这个小伙子便是她的哥哥丁吉健! 

    那年妹妹如愿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,偏巧母亲中风不幸离世。面对家庭的突然变故,残酷的现实摆在少年丁吉健面前:父病,母亡,妹读书,都是要花钱的呀!可家里旧债未还,新债又添,该怎么办?懂事的妹妹无论如何也不肯上大学了,她要与哥哥一道,撑起这个家!然而,老父又想以“拈阄”的方式解决问题。妹妹从老父骨瘦如柴的手掌上取了2个小纸团,淡淡地说:“我不用看,2个阄上都写的是同样的字!”父亲躺在床上,泪眼模糊。哥哥冲着妹妹说:“你必须上大学去,家里哪怕是砸锅卖铁,也要供你读书。相信哥哥吧!”从此后,丁吉健为悉心照料偏瘫的父亲,就将老父带到武汉,边打工挣钱,边背负着父亲求医问诊,既要供妹妹念书,又要买药替父治病,历尽生活之艰辛。 

    转眼又过去了好几年。这天,丁吉健搀扶着父亲来到武汉一家大医院复诊,突然遇到了一个医生,是吉健高中时的同学,他们非常要好。同学当着吉健父亲的面说,“吉健是我们班的尖子生,当年他若未辍学,一定会考上名牌大学的。可惜呀!”丁父听后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往下掉,说:“是我拖累了他啊!” 

    丁素兰是河铺镇独珠河村走出的第一个女大学生,深山里飞出的金凤凰。她能如愿考上大学,全凭有个牺牲自己、托起生活重担的好哥哥,那一年,丁吉健还只是个17岁的少年。他的孝德故事,在当地广为流传,并被评选为罗田县河铺镇“十大孝星”之一,激励着更多的人行孝尽责,书写美丽的人生“吉健”!
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建议使用IE6.0 以上浏览器  1024×768分辨率
主管:中共黄冈市委宣传部 黄冈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:黄冈日报社
黄冈日报社(WWW.HGDAILY.COM.CN)版权所有 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